倉鼠會把沒有食欲的食材藏在口中,因此而出名;小倉庫則是人借個地區儲放物品,有一點類似銀行保險迷你箱。小倉庫進到中國香港早已十年,但在群眾認同度和接受程度上一直不冷不熱,外國貨小倉庫做生意在中國香港是否確實玩不下來了?

1. 小倉庫似有似無的說白了“客戶群”

小倉庫為了誰服務專案?從她們的宣傳策劃規格上可以看出,學員、上班族、鑒賞家、室內裝修群體全是目標客戶。看起來客戶群巨大,其實經不住反復推敲,小編就來逐一“戳車胎”。學員平常住寢室,工作中了租房子,唯一能採用小倉庫的時間段便是畢業季節了,但這一要求既週期時間短、又低頻沒黏性。對比于學員,工薪族們沉積的物品顯而易見會大量,但這些人也不是小倉庫的主要客戶群。

有不用的物品但又捨不得丟該怎麼辦?掛淘寶閑魚售出唄!這就要小倉庫的做生意深陷困局:只要是這種物品有些人接手,誰會掏錢再租個小倉庫?迷你倉價格不低,上班族們為什麼已不多加價給自己租間更大的房屋?

再看鑒賞家:一般人對價錢比較敏感,但鑒賞家們卻不容易。紅葡萄酒、字畫等貴重的物品對儲存標準、溫度環境濕度和安全係數都是有高規定。

小倉庫能否考慮這些人群先不用說,在小倉庫出現以前,鑒賞家們的收藏品也不是無處置放:要不儲放在自己保險櫃,要不被技術專業的組織 ,比如銀行金庫、資管公司所存放。對比於小倉庫,這種技術專業組織 服務專案更及時,確保更全面,因而鑒賞家也不會挑選小倉庫。

最終再看室內裝修群體,儘管會出現短時間寄放的要求,但許多 裝修公司也想起了這一點,會出示家居傢俱物件等寄放服務專案,遮蓋沒了這些要求。

盤來盤去,這柴灣迷你倉做生意大門口究竟替誰拉開?好像每個人能用,但又非每個人必備,這儲放物件的“第二空間”更好像薛定諤的貓,行走在似有似無中間。

2. 小倉庫正被各種各樣降維攻擊

除開可望而不可及的客戶群,小倉庫較大 的競爭者,並不是是好幾家小倉庫企業,大量就是指領域外一些“看不到”的敵人。

最先,當下愈來愈多年青人認同的極簡主義便是小倉庫的一大敵人,這不是同行業之戰,只是意識之戰。極簡主義踩中的是顧客對高品質生活的憧憬,買得好一點精一點,輕奢主義之風風靡了基本上全部短視頻app,也是店家對顧客很多年文化教育後達到的成效。物品要專而精的意識越發深得人心,小倉庫就會越沒做生意做。就算是一不小心買多了,對比租個倉庫,請個收納師上門梳理,不但划算、物品還儲放在自身家中,豈不更強?

次之,二手買賣網址的受歡迎對小倉庫也是個嚴厲打擊,二手物品兩者之間掏錢放進庫房,比不上售出轉現,一支一收,顧客內心的如意算盤打得劈劈啪啪響,小倉庫當然落了低處。

最終,小倉庫還把業務流程指望中小型企業客戶,激勵公司儲放合同書、單據等文檔性物件。這也是個謬論,實際上伴隨著數位化單據時期來臨,需商品儲放的紙版文檔越來越低,關鍵的材料也是不可以轉手,因而這類顧客也沒法照顧小倉庫的做生意。

與意識之戰、與性價比高之戰、與生活習慣之戰、與科技創新之戰……小倉庫遭遇的外界對手一個比一個強勁,業界這些競爭者真是不值一提。

3. 小倉庫在華十年依然水土不服情況

別以為小倉庫在中國香港那麼可有可無,意想不到國外還簡直門賺錢好項目,但小倉庫面世早已十年了,還是水土不服情況。

中國香港做為我國最開始引進小倉庫的地域,產生過2次較為典型性的惡性事件,一是某倉產生四級火災事故,不但導致財產損失也有傷亡,另一則是有住戶在小倉庫儲放過約半公斤危險品。雖然中國香港的小倉庫早已在建築防火規範、貨運保險、自動化技術管理方法等層面幹了全方位升級,但仍沒法徹底避免難題的產生。

另外,小倉庫還存有缺乏價格政策監管,庫房工程施工規範不完善,領域自控能力不高重重的難題,要想小倉庫贏利,規範化和系統化是務必,就現階段領域來看,並沒有哪個知名品牌能出類拔萃。

材料顯示資訊,美國有超五萬家小倉庫,在其中4家本人儲存行業的企業上市,總的市值達到420億美元。小倉庫在應用情景上更合乎美國國情,例如搬新家經常,家俱家用電器價格高,儲放遊船或本人個人愛好延伸出去的物件。這和我國普通百姓不喜歡搬新家,節儉,消費水準等各層面也不十分配對,小倉庫的水土不服情況太過顯著。

小倉庫並並不是徹底不起作用,公出或旅遊到異地,飛機場汽車站的小倉庫能夠幫你卸載厚重的行李箱,1天租期的設計方案也很溫暖。但這類根據精確群體和情景的做生意更合適小而精地去發展趨勢,確實不宜全面啟動。要想在中國香港把小倉庫的經商之道念好,現階段看來還差得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