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資料行銷走到了盡頭,本質上就是兩種策略的選擇。簡言之,這兩種對策都是“依附權勢”,或“自作自受”。這是兩個無法兼顧的關鍵對策,你只能專注其中一個,而無法兼顧。除了給你無限的資源。無論哪種對策,實際上都不算對與錯,這只是一種選擇而已。

1.對權力的依戀

何謂依附於權力?權力,不難理解,我沒有貶義詞來形容它,我也沒有貶義詞來形容我對權力的依戀,這只是一個行銷推廣的對策罷了。對權勢的依戀一直都存在,以前,我在大型新聞媒體那邊搞總的流量資源(多種多樣的方式,多種多樣的組合),後來又轉行,這就算是對權勢的依戀。現在,依附權勢不僅僅是對資源的總流動,而是對權力的閉環控制,對綠色生態的依附。在正中有一個很大的差異。

以前,依附於權力的關鍵只在於總的流量,除了總的流量,你自己也必須做好——落地頁,轉換,提升。時至今日,依附權勢,是非常“全盤”的。總流從大新聞媒體那裡來,轉換後,還會在大新聞媒體的主機殼上產生(比如智慧著陸頁),這樣大的新聞媒體就可以獲取你的第一方資料資訊(主要是轉換後的資料資訊),並説明你根據“無監督學習(一種深度學習)”進行推廣,從而給你的推廣越變越好。

這種方式,很好,因為大新聞媒體的資料資訊處理能力強,管理學習能力強,總流量也很大,把你的轉換性規定交給他們,如果給他們足夠的宣傳費用,創意廣告就不會出問題,(理論上)他們可以幫你把實際效果跑掉。這很符合“閉環控制基本原理”的說法。只是,閉環控制著力量的另一端,沒有你自己。

當然,這會產生成本。某天,如果你說,我不願意在大家sem agency這裡宣傳,你會發現,除了從他們那裡掏錢,買東西,不斷換貨之外,什麼都沒留下。-你既不清楚自己的促銷活動為什麼如此之好,也不清楚廣告宣傳中哪些人對你有感覺,甚至很有可能不清楚選擇了你的產品,到底是哪些人。你們或許知道,有些藝術創意比其他的更具創造力是很可能的,但是這也沒有什麼用處,因為它們的生命週期都很短。

對權勢的依戀是方便的,讓你可以“輕而易舉地”做上我行我素,但是一旦做完了事情,你就會感到特別的痛苦。但是你不能說這樣的做法不好。假設一家公司的行銷推廣目地就是為了更好的銷售業績,也就是為了更好的行銷量,就依靠“權勢”把量快一點,沒什麼不好的。歸根結底,不一定非要做國有企業,也不一定非要做商業,都非要做持久戰。借助app advertising agency收購大型新聞媒體,短期內快速起量的廣告宣傳取決於其資料資訊和優化演算法的快速轉換和調優,如果能讓老總在銷售上承受工作壓力,ROI表現也是不錯的,何樂不為。

依賴權勢,優勢在於可以根據金錢,快速買回來提升,後面用的是無監督學習那樣的高科技。缺點在於,不付出代價就會被淘汰。能夠快速處理當前KPI的工作壓力,但長期看卻是得魚忘形。

2.兩個獨立的人

與依附於權力只有一點點相似的一點,那就是起始點全是“權力的新聞媒體”。但是區別在於,它依靠自己的力量將大量新聞媒體引入自己的主機殼。把總流量導入到自己的機架上,自然會有很多好處,其他不用說,只是一件事,讓人無言以對——可以從客戶那裡獲得大量的資料資訊,而且自己也能切切實實地得到 的第一方資料資訊。甚至能獲得客戶的聯繫電話等實名制身份認證。有了這樣的資訊內容,企業就可以在相當大的程度上不依賴於特定的“權力”,而能夠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在獨立的應對措施和自身可控的自然環境下,持續地進行資料行銷。

簡單說,就是我從權勢那邊招來淨水,澆灌自己的花園,打造自己的綠色生態。但是好處背後,更難。獲得 客戶的實名認證ID,並且讓客戶可以留下各種個人行為痕跡,要想做到這兩點的難度係數取決於他們的徹底程度,而不是依靠什麼市場技術或某個特定的agency即可做到。企業一定要自己動腦筋,考慮用什麼誘餌來鼓勵用戶,用什麼接觸點人機交互,用什麼遊戲玩法標準來與用戶進行互動交流,而且在獲得 資料資訊後,還要考慮如何更深入地策劃這些行銷策略。並且,還必須有堅定、準確的執行能力,才能完成。企業所使用的市場推廣技術和agency,能協助完成上邊的工作,能使整個過程更加高效,更加平滑,但是這不能代替企業自己的思考。

所以 ,自力更生,優勢取決於更長時間,能夠有積累和沉澱,能夠建設自己的綠色生態。不足之處在於,不僅對技術和資料資訊的要求高,對自身業務服務能力和操作能力的要求也高,一個字!而且,見效慢,無疑老總們會質疑,義結金蘭也許也會刁難。有很多的工作壓力。

3.是哪個對策比較強?

沒有更強的應對措施,只是挑個未來還來得及。

而且無論選擇哪種對策,還是必須嚴肅對待,即使 是選擇依附權勢,也要想辦法保證 與權勢混為一談,讓權勢讓你真正的好總流量,畢竟權勢的總流量也比較有限,給別人好總流量就少一分。值得注意的是,促銷廣告的投放,也一定要全力以赴。

自然而然,相對來說,心地善良的人多得很。甚至連組織結構也必須升級,例如,必須提升一個部門,即策劃方案的一個環節,接觸點和標準配料,以及實際運作的一部分。沒有比這更強的對策,但就我自己來說,還是有選擇的。

對權力的依附,短期有效,長期不起作用。靠自己、短期吃力,確實是長期的機會。自然而然,自力更生並不代表不勞而獲,無理取鬧。反過來說,好象我前面常說的,前端開發的淨水總流,還是要從權勢那裡來,這個陣營,不好惹,還得陪著笑?更何況,還要對這些視公司自食其力的“大患”再加防範。

4.誰在阻礙企業資料行銷的發展?

更大的阻力 ,自然是新聞媒體。記者們最期待的,自然就是把你的腿給削了,然後讓你坐上一副永遠無法擺脫的殘廢輪椅。後來他們又扣掉了殘疾輪椅的租車費,還升級了一些新的殘疾輪椅功能,然後約你花大錢。他們不願意讓你把總的流量引向他們的綠色生態圈之外,即使是你購買的廣告宣傳。市井常對我說,新聞媒體不給大家加外部連結,或者在大家加了外部連結之後推廣的實際效果就降低了。

每個人都能猜到地球在哪裡。

所以 ,合作又抗爭,在媒體工作中早已不是當老大哥,當小弟,當小弟,因為手握資源的已經不是你,你的錢也壓根就不值錢,真正擁有 生殺予奪大權的是他們。灰濛濛的塵事,早已換了太陰的太陽。

5.內在的阻礙使自己崩潰

這當然來自內部,但並非來自內部某個特定的人,而是來自內部KPI。獨立,意味著要建立很多 的基礎設施,這是一個整個過程,既漫長,又難以言喻的結果。除了肯定的信任和肯定的專業,否則老總真的很難瞭解你倒騰這麼長時間,花了那麼多資源,到底倒騰出什麼東西。

解決這一問題的方法,就是不要“愚昧”,不僅要做基礎建設,還要把一些小而美的“自己動手”的小樣板房搞出來。一邊走一邊認證,而不上去大幹一場,把哪些網易大資料啊,系統軟體啊,專用工具啊,資料資訊啊,忽一忽就全壘打起來。前面不是也講過了,對策規劃和操作時,比技術專用工具要有資料資料,但要不然,壘專用工具壘資料資料,真的沒什麼用。

依著上面的方法,就算有困難,也逐漸地會越來越不會太困難,否則,強迫自己,不過是在海中拔冰柱,平地起高樓,然後再真正的困難。假使你的對策,是依附權勢,改變成自力更生,那就是說白了——公司的行銷推廣業務戰略轉變。這裡的學問,三天三夜也講不完。